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

【扬子江工匠系列报道之三】他们都是“汽车医生”,万里挑一

2019-11-02 23:29
来源:新华网

在扬子江药业集团

他们,是一群奋战在制药一线的普通员工

他们,有着“为父母制药、为亲人制药”的匠心情怀

他们,兢兢业业,刻苦钻研,练就过硬的技术本领

坚守质量,从不懈怠,只为患者用上放心药

追求卓越,坚定前行,无畏勇攀制药高峰

让我们走近这群可亲可敬的人

致敬“扬子江工匠”

在扬子江药业集团,能评上“劳模”,很多人都会说,那不是“百里挑一”,绝对是“万里挑一”。

印兴忠、张涛就是大家嘴里说的“万里挑一”。

他们俩,都在泰州凯旋汽车修理有限公司上班,这个公司属于扬子江药业集团的第三产业。与4S店不一样,在这里,什么车都要能修,电瓶车、轿车、大巴、货车……这里不仅承担着扬子江药业集团几乎所有车辆的保养、维修,还开展对外服务业务。

也许每一天,都是累和苦,但他们觉得值,因为他们喜欢汽修,更因为他们深爱扬子江药业这个“家”。

“偷师”4S店,一站就是几小时

“活到老,学到老”,在汽修行业里“技师”已经是很高的级别。但50岁的印兴忠不这样认为,他每天都在“充电”,有时跑到4S店看别人修车过程,一看就是几小时。

“车型越来越多,车子越来越高档,现在还出现了电动车……”车辆的更新,让89年就入这行的“老兵”印师傅不敢有丝毫懈怠,看书,去各种各样4S店学习,奔驰、宝马……几乎所有车型的4S店都去过了。他说看人修车很长知识,“有基础,不用问,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现在公司每年还组织学习汽修,印师傅就更认真了。

日积月累,他的技术,也越来越炉火纯青,就像一名外科医生,有时只要说下症状,他就知道车哪里出毛病了。

去年冬天,扬子江药业集团有辆考斯特,趴窝在山东临沂的一条高速上,驾驶员描述说,驾驶室有雾气。印师傅分析判断,不是水管有问题就是水箱有问题,于是立即带上相应的水箱和水管出发,一检查,果然是因为塑料件老化导致水箱炸裂,他立即更换了水箱,车辆故障就排除了。

就像“救火队员”,哪里有问题哪里就有他,因为车辆行驶途中出现的状况,他跑过山东、浙江、无锡、长沙……

一路风景很好,可是他没时间逗留,也没时间欣赏。

同心协力,排除“疑难杂症”

泰州凯旋汽车修理有限公司,有一个工作群,平时大家在群里经常交流经验,遇到棘手的事,大家还会一起讨论。

印师傅回忆,2017年,公司来了一辆车,奥迪,反映发动机有异响。

初步检查后,以为发动机坏了,要大修,但印师傅直觉判断应该不是这个问题:“七八年的车,应该不会这样啊。”

几个人商议、探讨,整整检查了两个多星期,最后发现是因为车辆进气管内部开裂导致出现异响。印师傅说,这种情况非常罕见,在汽修中属于典型的“疑难杂症”。据介绍,换个发动机需要三四万元,而换个进气管才几千块,“为客户一下子省了好多钱。”

从事汽车修理这个工作,每天和车辆打交道,衣服上总会被泥土、机油污染,尤其是机油,弄到了衣服上就很难洗掉,而且修理工基本都是弓着腰、睡在地上摆弄机器。因为岗位特殊性,他们有上班时间,没下班时间,一天24小时开机待命,印师傅从来不请假。

别的公司出再高的价,他也不愿意离开,他说,他对这有真感情。

“鱼和熊掌不能兼得”,工作上认真了,家庭就亏欠了。说到孩子的事,印师傅忍不住哭了,他说,儿子已经26岁,平时带他很少,印象中就没有带他去过游乐场或公园,现在两人有代沟……抹起了眼泪,再也说不下去。

耐住寂寞 一敲就是16个小时

张涛很年轻,今年才25岁,却已有6年的“扳金”经验。

扳金工,主要面对的是事故车,作为第一道工序,张涛形容,就像医院的“整骨科”,车辆“整骨”以后才能进一步“美容”。

做扳金,是个技术活,更是细活,需要耐心,“敲”是关键。“事故车过来,首先要观察,测量变形尺寸,然后想好怎么整,要有个思路。”张涛说,扳金过以后的车件,误差要控制在3至5毫米,否则装不上去,或者装上去后,缝隙过大,漏风漏雨,都会导致车辆出现问题。

干这行,要熟悉并掌握近百种器材的使用,像整形机、电焊、氧焊、切割机、二氧化碳保护焊……大型设备就有10几种,张涛用起来都游刃有余。

2016年,张涛的师傅退休,他独自挑起了大梁,目前泰州凯旋汽车修理有限公司就他一个扳金工。今年8月份,一辆尼桑翻车严重变形,送过来的时候,车身都扭曲了,张涛一个人慢慢地完成了车辆“整骨”工作。因为事故车,边边角角都是金属,很锋利,割伤刮伤,那是常事。对此,张涛也不在乎。

“就看他一个人,在那默默地敲。”泰州凯旋汽车修理有限公司负责人陈旺说,那天他足足敲了16个小时。

对于一个90后,一天不玩手机,怎么忍受,张涛笑笑:“习惯了,我的性子慢,适合做这个。”他说他真的喜欢这份工作,“这里是我第二个家。”

责任编辑:马小龙

热门推荐